为“北疆基层党建亮丽风景线”增添色彩
首页 基层党建 时代先锋

惊涛骇浪谱壮歌

——记原扎赉特旗阿拉坦花苏木苏木达“全国抗洪英雄”包石头

2015-07-04 08:17 中共兴安盟委党史办公室

1998年夏秋,兴安盟遭受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涝灾害。全盟各族人民,军警官兵万众一心,同仇敌忾,与洪水展开了殊死的搏斗,充分体现了伟大的抗洪精神,取得了抗洪抢险的决定性胜利。

史无前例的伟大抗洪斗争虽然已经过去十年了,但那惊心动魄的场面以及在滚滚洪峰面前不屈不挠、奋起抗争的英雄业绩却永远铭刻在人们的记忆中。

原扎赉特旗阿拉坦花苏木党委副书记、苏木达包石头与千千万万个抗洪英模一样,斗风浪、战洪魔、排险情、救群众,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铸起了一座无字丰碑,谱写了一曲感天地、泣鬼神的人生壮歌。

哪里有险情,哪里就有包石头的身影。特大洪水的惊涛骇浪,把人民公仆的真实形象定格在历史的长卷上。

1998年7月的兴安大地原本一片翠绿,可天降洪魔,乾坤逆转,大河上下,浊浪滔滔,好端端的青山碧水、良田腴草被蹂躏得千疮百孔,面目全非。

横贯扎赉特旗全境的绰尔河洪水更像一匹脱缰的野马,在自然形成的河床里肆意倾泻。位于绰尔河上游的阿拉坦花苏木河段在百年不遇的洪水冲撞下,河床顷刻间变成几千米宽的汪洋大海。

7月17日晚,已经连续几天抗洪抢险的包石头刚刚歇脚,突然听到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:乌兰套海嘎查所在屯和牧业点的461名农牧民全被洪水围困!

仿佛触电似的,包石头腾地站起来跑出门外。苏木党委书记因公外出,抢救群众生命财产的千斤重担自然落在了他的肩上。这个如石头一样强硬的汉子从那时起,就已把生死置之度外。灾情、灾民时刻牵挂着他的心。

狂风裹夹着暴雨凶猛地抽打着他的脸。踏着泥泞,包石头敲开了派出所所长和另外两名苏木干部的家门。群众的安危把他们的心紧紧拧到了一起。汽车在坎坷不平的土路上行驶着,几十里的路显得那么漫长。天放亮的时候,他们终于赶到离嘎查最近的一处缓坡地。

抬眼望去,只见浊浪翻滚,高大的树木只露出一个头。被水包围的乌兰套海嘎查,全屯白亮亮一片。屯中低矮的土房不时倒塌,冒出一股股白烟。屯里困着的群众,随时都有被洪水吞噬的危险。险情就是命令。包石头热血上涌,不顾一切地跳进激流,但被大浪冲回岸边。他爬起来再次扑进水里,又被巨浪打了回来。同往的苏木干部看着包石头布满血丝的眼睛,死死抱住他不放:“水流这么急,你下去送死吗?全苏木抗洪抢险都在等着你的指挥啊……”是呀,死不足惜,可一个人纵然浑身是铁又能打几个钉!冷静下来的包石头立即召开现场会,紧急部署抢救群众的方案。

时隔不久,抢运船调来了。包石头与几名苏木干部急切地跳上抢运船,驶向乌兰套海嘎查。眼前的惨象让人揪心:整个屯子都被洪水泡上了,许多家房倒屋塌,一些无家可归的群众三五成群地聚集在狭窄的高地上。看到苏木达带人来救他们,仿佛与世隔绝多少年,仿佛见到了久别的亲人,村民们扑向抢险队员,雨水、泪水交织在一起。

船少人多,第一只船乘坐了30多名妇女、儿童和老人。当船靠岸时,意外的情况发生了。在几十米宽的河套里,洪水又形成3条湍流,深不可测的洪水堵住了他们的后路。此时,雨越下越大,下了船的30多名妇女、儿童和老人瘫坐在河滩上,哭天喊地。容不得半点犹豫,包石头立刻趟过没腰深的几条河道,在坝北屯拿了几根大绳,系在两岸树上,然后,他让司机火速回去急调苏木干部组成了“抗洪抢险别动队”。

看着极度恐慌的老人、孩子,包石头心里阵阵发热:群众在生死关头是多么需要党员干部的帮助啊!他与三名苏木干部返身趟回险滩。他们背着小孩,手拉着老人和妇女,抓着用9根绳子系成的“生命线”,抢渡三条急流。水在不断上涨,三条洪流一条比一条急,最深的地方已淹到胸部。洪水咆哮着,无情地冲击、拍打着他们,仿佛是一只魔爪要撕裂他们的身体。他们紧紧抓住绳子,挺起头,咬着牙,奋力冲向对岸。上午9点多钟,25名“别动队员”赶来了,抢险力量得到明显加强。

暴雨像断了线的珠子,疯狂地倾泻着。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被狂风吹得左右摇晃。包石头脱下湿漉漉的衣服披在孩子身上,赶忙把他扛在肩上。孩子的妈妈拽着包石头的手踉踉跄跄地跟着。洪水一浪高过一浪,包石头几次差点被洪水冲倒,可他始终护着孩子的头,生怕洪水呛着这个弱小的生命。到岸了,孩子的妈妈流着眼泪激动地说:“在生死关头,还得靠你们党员干部啊!”

7月25日,绰尔河水位猛涨,河床从几百米变成了几千米。水高浪猛,运输船行走也越来越艰难。屯里还有部分人没有救出来,而洪水流量却猛增至每秒4000多立方米,超出正常流量的几十倍。抢救工作越来越艰难和危险。前几天,两个小时左右就能救出一船人,现在最快也要三四个小时。队员们空着肚子,已筋疲力尽。几天的拼搏和洪水浸泡,许多人划破的皮肤开始溃烂。包石头心疼他的伙伴们,但被困群众的生命危在旦夕,如果不赶在绰尔河第五次特大洪峰到来之前把他们救出,后果不堪设想。他又一次跳上船,队员们也相继跟着跳入船舱。从26日天亮开始,一直到下午三点半,往返两次,终于把乌兰套海嘎查的遇险农牧民全部营救了出来。

离乌兰套海嘎查五六里远的新艾力牧业点居住着6户人家。大洪峰到来之前,他们已经被疏散转移。可部分牲畜还被洪水围困着。那是牧民生命的组成部分啊!站在高地上,他们仿佛听到了羔羊在嗷嗷哭叫着主人的到来……于是,他们不加思索地偷偷返回了牧业点。

原以为搭个架子把羊赶上去就万事大吉了。可万万没有料到今夏的洪水如此凶猛。7月25日至26日相继涌来的每秒5700个流量的特大洪峰不仅无情地冲走了他们的一切,而且把他们自己也逼到了绝路。

老少10个人聚集到地势最高的地方,站在炕上眼瞅着洪水要上炕沿。一种从未有过的死亡的恐惧紧紧地攫住了每个人的心。河套外边的人在这种极其恶劣的气候和水势条件下,是绝对进不了牧业点的。

此刻,河套那边的抢险队员长长地松了一口气,个个瘫倒在泥地里。包石头一边安慰群众,一边与旗、苏木干部商量着疏散灾民的办法。

就在这时,一个农民匆匆地跑来告诉说:“在下游乌兰套海嘎查的牧业点里,还有几个牧民没出来。”怎么可能呢?包石头和旗领导飞快地跑上山头,望远镜里果然有几个人影在房顶上移动。

救还是不救?这么宽的河面,又将近黄昏,而且每秒5700个流量的洪峰正在到来。如果去救,很可能是有去无返。不救,难道眼睁睁地看着乡亲们被洪水卷走?抢险队员们一声不吭地瞪着眼睛瞅着包石头。

包石头知道,此去必然凶多吉少。可是作为共产党员的一乡之长,怎能眼瞅着群众处于危难而不救呢?群众有难我们不上,要我们共产党员干什么!他果断决定:“以我为首,马上出发!”话音刚落,乌兰套海嘎查党支部书记邱宝玉应声报名。随后,几名苏木干部和几位牧民也自告奋勇要求参加营救。

8条汉子接过群众拿来的一瓶酒,分饮而尽。然后迅速跃上抢救船,驶入茫茫洪流。大家一言不发,因为谁都清楚自己的这次选择意味着什么。

天空乌云翻滚,河面水气弥漫,接着又下起了倾盆大雨。洪水咆哮翻滚着撞击抢险船,溅起2米多高的巨浪,接连不断地漩涡使船体剧烈摇晃。水中的电线、颓倒的屋墙、横冲直撞的木头与其它漂浮物、以及仅露出树梢的大树,随时都有可能使抢险船倾覆。沉着老练的船工单春义驾驶着孤舟不停地躲浪、钻浪,与险流周旋。包石头脸色严肃得像木雕一样,因为此时队员们稍一失手、一滑脚,就将被无情的洪水卷得无影无踪。

抢险船颠簸着飘出10余里地,离牧业点越来越近。但洪水太急,船几次都难以靠近。情急之中,包石头让船工调转船头,冲撞牧包围墙。抢险船钻入墙内一米多深被卡住了。

绝望的牧民听到包苏木达的呼喊声,以为是在做梦。当他们看到包石头就在眼前时,生的希望突然变得那样强烈。10名牧民争先恐后趟水上了船。

船体加重了份量,危险又增加了几分。包石头指挥大家用木棒把船从土墙中撬出来,顺流行驶。船刚刚驶到急流处,立即像离弦的箭,唰地冲出100多米。突然,一个大浪把船高高托起,随即被摔进漩涡。船在漩涡中转了两圈,刚艰难地驶出,又一个大浪砸来,船里立刻灌进了半尺多深的水,发动机随之灭火。包石头急呼大伙抓紧掏水。还没等把水掏干,又是一个巨浪把船托起2米多高,狠狠地抛向一棵大柳树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船舵被树撞飞了。在巨浪的冲击下,船头又向另一棵大树撞去。危急时刻,包石头大喊一声:“快抓树!”这时,船头已顶在两棵大树中间,大家一起伸手去抓树枝,不知是谁喊了一声:“蛇!”定睛一看,树上爬满了黑呼呼的毒蛇,就像挂着的豆角。

天越来越暗,船已灭火,舵也没了,船在河心被巨浪打得团团转。生死存亡,就在眼前。包石头沉着地安慰大家:“不要怕,听我指挥,我们一定能冲出去!”望着河道上露出的排排树梢,包石头灵机一动,赶忙把人分成两组,一组用铁锹划船,一组抓树梢稳定船体。划船组拿着仅有的6把铁锹,分布在船的两侧,调整船头方向;抓树梢的一组负责及时稳定船体。船又开始前进。就这样,他们经过5个多小时的艰苦搏斗,终于在深夜接近了河岸边的一处悬崖。

洪灾无情,人间有爱。干群之间、党群之间强大的凝聚力,在大灾面前得到了最生动的检验。

目送着包石头等汉子驶向茫茫雨雾深处,岸上的干部群众哭作一团。风声、雨声、哭声搅和在一起,让人揪心地难受。

大家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十里洪水路,仿佛是一条生死线,这边是生存,那边是死亡。识水性的人明白,远去的8条汉子这次有可能一去不复返。虔诚的人们双手合十,默默祷告,祈求苍天有眼,让包石头等人平安返回。

悬崖边,包石头搀扶起昏昏欲睡的队员和群众,让大家抓住悬崖上的树棵子攀登上山。他把18人编了号,自己为第1号,在前面摸索探路,嘎查书记邱宝玉为18号,压后保护。大家一只手抓着前边人的衣服或裤带,一只手抓树棵子,慢慢向上爬行。天黑雾浓,为防止人员失落,每爬几步就要停下来报一遍数,听到“18”的回音后,再继续前进。大约爬了几十米,他们被一块光光的巨石挡住了。包石头左右摸索寻找抓手时,由于身体倾斜幅度过大,失去重心,一下子摔了下去。大家一片惊慌。滚下几米后,正好几颗小树挡住了他。包石头忍着钻心的疼痛,站起来大声喊:“不要慌,我在这儿。”然后又领着大家绕过巨石,继续向上爬。此时,雨还在下着。夜色浓浓,向上的路十分艰难,稍有不慎,即使蹬掉一块石头,都可能砸死下边的人;如果一脚踩空,也会坠入河中。此刻,干部保护着群众,群众关照着干部,大家互相鼓励、提醒着。经过1个多小时的拼搏,他们终于爬上了几百米高的崖顶。之后,又经过三、四个小时的艰难跋涉,在凌晨时终于摸到了桦树沟艾里。

焦急地期待着包石头等人归来的干部群众,在约定的时间没见到他们的踪影,心情异常沉重。大家一夜未合眼,相对无语。当包石头等人奇迹般地出现在他们面前时,大家惊喜交加。干部群众紧紧相拥在一起,任凭泪水泉涌似的流淌……

包石头在抗洪抢险中的突出表现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认可。洪水过后,他光荣地出席了全国抗洪抢险表彰大会,被授予“抗洪英雄”的荣誉称号。

责任编辑:全海光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